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三僚风水庆华堂            18879785029

最早披露三僚“风水第一村”之秘

作者:曾牧之来源:2、三僚曾氏祖传风水网

图片1.png

最早披露三僚风水之秘   最早标示风水“第一村”


本期披露最早在媒体公布三僚为“风水第一村”的文章。此文1993年4月2日在《光华时报》发表,作者系兴国县文化工作者陈留弟 潘毓祥。


** 1 **


导   语


世界风水发源地在中国,中国赣派风水发源地在三僚,已成为海内外学者的共识,三僚村风水先生以正宗三僚风水传人而自豪。然而,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外出三僚村风水先生外出为人看风水一般都称自己是赣州师傅。也就是说三僚风水村还不为世人广泛了解。

这篇纪实文学作品在全国首次披露三僚风水之秘。

当年笔者陈留弟和潘毓祥先生在兴国县文化馆工作,1992年10月受县文化局委派前往梅窖文化站检查工作。该站站长廖祺尧系三僚村人,廖站长谈起三僚村轶事,他们很有兴趣,便同廖站长一起前往三僚村考察。

三僚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养育出众多优秀的风水人才,产生了国师24位,名师72位,钦天监博士36位,给后人留下了佳话。由他们堪定的皇家陵寝成为中国古代建筑的优秀典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民间三僚风水师同样独树一帜、成就斐然、闻名遐迩。他们为中国风水史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为三僚赢得自豪与骄傲。

图片2.png

(三僚曾氏砂手,三个寮棚寓意‘三僚’的来源)

他们在三僚村了解到这些信息时大为感慨,当时陈留弟先生根据所见所闻写了篇纪实作品,并且定下标题《风水专业第一村探秘》。笔者在这篇文章中明确指出:“杨筠松将风水术发端于此并广布民间。三僚历朝历代文臣武将可谓凤毛麟角,而风水名流却大有人在,地理先生层出不穷,代不乏人。”并较早旗帜鲜明地提出:“风水地理成了一个民俗活动,而民俗和传统文化的影响力,号召力,约束力,可以超越时代、政治、阶级的蕃篱,风水民俗活动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份去探讨。”

当年这篇文章曾投十多家刊物,只有“光华时报”大胆刊发,时间是1993年4月2日,随后转载于江西省群艺馆主办的《大文化》杂志。文章发表后,前来三僚寻宗和采访笔者的海内外学者大大增多。2000年后关于三僚风水文化,媒体报道一篇接着一篇,峰会举行一次又一次。

2006年三僚被评为“江西乡村游十大旅游景点”;“2007年被评为“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江西省十大魅力乡村”; 2008年6月被列入江西省第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9年被评为江西省级历史文化村,“国际知名乡村旅游目的地”、2011年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

   



** 2 **

纪实文学《风水专业第一村探秘》


陈留弟 潘毓祥




风水热在海内外

  

神州大地一度销声匿迹的地理风水术,曾几何时卷土重来,且愈演愈烈。多少人把事业百年兴旺,子孙万代昌隆的殷殷期望,寄托在堪舆家们指点迷津。于是乎,一批又一批的风水地理先生,走南闯北,端罗盘,察“龙脉”,观水口,觅“真穴”,在他们得意指点,精心勘定之处,涌现出幢幢精微的别墅,耸立起巍峨堂皇的大厦,布下森严肃穆的陵园墓地……

近些年来,中国传统神秘的风水文化,甚至引起学术界的关注,诸如:“地理风水考证学会”,“地理师协会”,“河洛哲理分析中心”,“地理登山寻龙队”,“地理风水专业研究院”之类的组织竞相成立,有的大学还开设了“地理风水研究专业”,多少西装革履、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沉迷于古老的堪舆学。据载,1990年曾被当作香港象征的汇丰银行大楼,顶端居然架起了“机关枪”,洞悉内情人士透露,此举并非为了防止匪盗,而是遥相对望的新近落成的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外形象把大刀,既是大刀,必有所砍,于是,居下位的汇丰银行顿感不安,为免所砍之虞,经风水先生策划,便在楼顶塑起“机枪”来。又据香港《明报》91年1月3日特稿载:香港新机场兴建,原计划填海造地,将腰斩一座“象鼻山”,破坏“风水”、“龙脉”,引起当地村民舆论大哗,港府当局不得不改变方案,保留若干山丘,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地理风水之盛行,三僚地理风水先生也身价陡增,他们中不少人出入“皇冠”、“奥迪”,下榻“星级”豪华宾馆,山珍海味宴请,聘金、利是出手四、五位数不足为奇。

 图片3.png 

(三僚旅游景区)


三僚村风水术艺源远流长

  

1992年金秋时节,一辆豪华轿车,驰向江西兴国县梅窖乡三僚村,车上坐着两位西装笔挺、气度不凡的台湾学者,一位是“地理风水研究院”教授蔡少豪先生,一位是台湾“地理风水考证学会”常务监事林进来先生,两位学者此番飘洋过海、千里迢迢竟是专程来三僚考证风水流变和拜谒风水地理先生的鼻祖杨筠松及其二位嫡传弟子曾文辿、廖金精的金身真容。

三僚村四周群山环抱,中间一片坦荡开阔的农田,一条如丝如带的清澈小溪穿村而过,山虽不高,蜿蜒伸展,层峰迭翠;水虽不深,迂迴而转,优哉流淌;山下红墙灰瓦,绿树掩映,错落有致。古老的鹅卵石路,清秀玲珑的石板桥,别具风格,妙境如梦如幻,古人留诗曰:“屏障横开现活龙,先从峻岭肃仪容,鹤膝头高折亦冲,山川灵秀特奇钟”。

图片4.png

(三僚村全貌)

《江西通志》载:“筠松”,窦州人,(唐)僖宗朝国师,官至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曾作《疑龙经》、《撼龙经》、《黑囊经》等书传世,当年他以风水家的眼光认定三僚是开基创业的理想之地,于是,他微笑着朗声念道:“前有罗经吸石,后有包袱随身,可出一千把凉伞(注:古时地理风水先生出门之装扮)。”杨筠松将风水术发端于此并广布民间。三僚历朝历代文臣武将可谓凤毛麟角,而风水名流却大有人在,地理先生层出不穷,代不乏人。

  

当今风水专业第一村

  

时代进入到二十世纪末,三僚村可以说成了名符其实的风水地理专业村,村里有座“杨公庙”,香火鼎盛,里面有唐代杨筠松、曾文辿的金身塑象,虽历经千年战乱,甚至文革的劫难,至今仍被村民极端秘密地保存着,寻常人轻易不得一见,外人拜谒“真身”,甚至要损人民币400元。三僚村四千人口,就有三、四百人长年或农闲外出堪舆,占男劳力的一半,有的一家甚至有三人分头而出,这批风水地理术士中,有的年届古稀,有的尚处弱冠,大多子承父业,传子不传女,祖传家教,口耳相授。他们名声在外,影响颇大,福建一带,凡祠堂、祖坟,基本上为三僚人独包独揽择地所建,以至福建、广东众多百姓庶民,只知有赣州三僚,不知有江西兴国。他们创收丰厚,据不完全统计,仅1992年元月至10月,从邮局汇回三僚村的款项就达60万元。这些年,三僚村一幢幢崭新、漂亮的楼房,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有的人孑然一身,外出归来,却携回了娇妻,抱回了爱子。

图片5.png

(三僚狗形祠)

  

三僚风水先生奇遇

  

三僚村的风水地理先生数年来浪迹江湖,寻“龙”点“穴”,不知结交了多少人物,不知引出了多少奇闻趣事,令人入胜,令人沉思,令人扼腕三叹,笔者仅撷取其中两例,以飨读者。


故事之一:港商老板两进三僚请地理

港商P老板在福建沿海某地建造一幢园林式别墅,P老板向来笃信风水,便决意找到一个高明的风水先生指点迷津。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三僚村地理A先生,P老板火急火燎地驱车赶往三僚村,找到A先生,首先来了个“投石试水”。A先生侃侃而谈,从“观龙以势,察穴以情”,谈到“倒杖取脉、收纳山水灵气”、从“左青龙,右白虎”,谈到“前朱雀,后玄武”;P老板听得频频点首,茅塞顿开。末了,从鳄鱼皮包中拿出个大红包,双手递到A先生面前:“A先生,这是两千元礼金,请你屈驾敝地。”

“P老板,你真大方啊!”

“怎么?嫌少?你说,要一万?八千?只要你开口!”

“承蒙你高抬,说实话,正月是大小耗神煞,不宜动土,也不宜出门,我可不敢破这个规矩。”

P老板怏怏而去,好不容易捱到二月,再次来到三僚村。“A先生,明天是黄道吉日,能俯允所请吗?”

“P老板,很不凑巧,近日敝人身体欠佳”。

P老板急了,忙将一个绑扎着红绸带的精致礼盒递给A说:“A先生,这里有两支正宗高丽参,给您补补身子”。

A先生摆足了架子:“P老板,你太费心啦,只是这千里之遥,车船劳顿……”

P老板一听,赶紧说:“哪敢劳你奔波呢?你来往用我的专车接送。”

翌晨,墨晶贼亮的轿车载着A先生和P老板飞驰而去。据说,别墅落成之日,P老板痛快地掏出了二万元人民币恭敬地呈给A先生。

图片6.png

(三僚蛇形祠)


故事之二:风水先生进公安局,焉知祸福(注:这个故事在刊载时因篇幅有限,被光华时报编辑删略)

某县城发生了一起重大盗窃案,有人反映三僚地理先生B清晨四时便敲开宾馆大门,独自外出,有重大嫌疑。于是,两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把B先生“请”到了公安局。B先生矢口否认,反复解释凌晨四时出门的原因:“我们这一行特别讲究藏风聚气”,有道是龙来十里,气高一丈,龙来百里,气高十丈。气正,则脉从中落而穴正,气偏,则脉从侧落而穴偏。春、夏、秋、冬,其气色不一,四时之色不宜驳杂,一有驳杂,即有生克制化之异,吉凶祸福之殊,春冬,地气不升,夏时、炎蒸混浊,独气清亮,俟中元之候,或清晨雨后,日落未落,日出未出,丑寅酉戌之际察之,可见富穴气如叠嶂,色艳而浊,贵穴气如张盖,色青而奇……”

听B说得有根有据,风水学谈得头头是道,公安干警频频点首。

两天之后,几位公安干警再次把B先生请进公安局,B先生以为公安局又要找什么茬。吓得心头“砰砰”直跳,喑自嗟叹。这回只怕连“米袋子”都要翻过来了。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B先生赶忙来个“先发制人”:“我搞封建迷信活动,认罚,我认罚,只求你们把我放走。”不料公安同志哈哈大笑说:“你放心,这回是请你给公家看风水屋场,我们局里正准备盖办公大楼,看好了有重奖,这是局长的意思。”B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欣喜之余,使出浑身解数。给公安局相好了宅基之后,名声不胫而走,后来,又给几个“头面人物”请去相阳宅,择阴地。甚至有的单位大门楼,私下请他察勘一番之后,也拆了重建。B大大捞了一把,凯旋而归。他笑着对笔者说:“没想到政府机关里,也有人相信风水地理,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福祸?不过,得请你们保密,千万别给我抖出去哟!”

图片7.png

(鲤鱼上滩——嘉靖国师曾邦旻墓)


信乎?禁乎?

  

我们去采访三僚村时,曾带着不少疑惑而去,当我们在采访那位身穿新潮猎装,梳着博士分头,风度不凡的风水先生曾X兰时,问:“风水地理是迷信还是科学呢?”他坦率地同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他并不否认:靠罗盘刻度,风水口诀,机械地生搬硬套的风水先生,带有很大的迷信成份,但,那只是“瞎子风水”,而不少有文化有学问者,则属于另一类型的“儒者风水”。“儒者风水”先生继承的是杨公、曾公的峦体派风水学,抛弃了方位本身既有吉凶的信条,因地制宜,因形选择,观察来龙去脉,追求优美意境,特别着重分析地表、地势、地物、地气、土壤、水形、水势、水色、水质、置阳宅阴地于山灵水秀之处,还考虑通风、采光、排水、交通,看来确确实实是一门综合学问。

曾先生若有所思说:

“现在不是很多人在研究‘易经’吗?”易与天地准,故能弥伦天地之通。“你们能深入研究一番,就知道其中奥妙了。”另一位风水先生廖会计告诉我们:从古到今,有人信风水地理,就象春节闹灯,端午吃粽,清明扫墓,冬至祭祖一样。祖祖辈辈传下来,因而风水地理术也就代代相传,不绝于世。

廖会计一语破的,回答了一个简单而复杂的问题,风水地理成了一个民俗活动,而民俗和传统文化的影响力,号召力,约束力,可以超越时代、政治、阶级的蕃篱,风水民俗活动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份去探讨。


载《光华时报》1993年4月2日

转载《大文化》杂志1993年第12期


文章分类: 行业资讯
分享到: